首页 - 生活百科

猴年孕妇建档遭罪后悔“生猴娃”:属相是虚的

2016-03-03

  扎堆生娃 猴年孕妇初体验——

  为抢建档刚6周就拍B超

  春节假期刚结束,林悦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没来得及高兴,她便在新闻里看到,由于赶上全面放开二孩,再加上恰逢猴年,北京怀孕建档人数明显增多,预计将迎来30万“猴宝宝”,分娩量创历史新高,与“单独二孩”刚实施的2014年相比多出20%。而之后近两周的折腾,林悦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些数字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——

  “连未必靠谱的医院都床位紧张,其他医院岂不更悬”

  2月15日一大早,林悦在家里用验孕棒测出了传说中的“两道杠”。婚后一年多,双方老人不止一次念叨过想抱孙子,小两口也的确考虑过,“前后几个属相比较下来,还是觉得‘猴宝宝’最讨喜。”不过,真等验孕棒摆在眼前,林悦倒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,而是一心想要去医院弄个明白。

  匆匆整理好医保卡和病历本,林悦便和老公徐涛一起赶到离家最近的医院。“这家医院网上评价不太好,平时很少去。当时只希望能第一时间确定是不是怀孕,也就没管那么多。”可刚走进门诊大厅,小两口就在挂号窗口的队尾远远看见屏幕上显示当天产科没号了,“本来挺泄气的,幸好经过打听,发现妇科同样可以做早孕检查,就赶紧挂了个上午的普通号。”

  分诊、交费、抽血……一次次排队后,林悦总算完成了化验。可要想给医生看五个小时后的结果,林悦不得不重新排队挂了一个下午号。“嗯,确实怀孕了,但只有三十多天,还太早,孕酮也有点低,建议你隔天再抽血复查。”医生头也不抬,对照着化验单在林悦的病历本上飞快写着,“对了,想好在哪儿建档了吗?如果是在本院,那得等B超拍出来胎心胎芽才行,现在床位都紧张,不保证你查出来的时候还有名额,你提早做打算吧。”

  林悦顿时傻了眼,“说实话,我还真没想过要在这家医院生,觉得这里未必靠谱呢!可谁知道连这儿都紧张,那其他医院岂不更悬了!”在小两口的原计划中,北京妇产医院才是上佳之选,“专科医院,医生水平高经验丰富,离家五六公里,也不算太远。至于费用,从产检到生产都能走医保,比私立医院要划算多了。”虽说怎么想都觉得近乎完美,可眼看今年形势严峻,林悦不禁对建档捏了把汗。

  “凌晨两点多去排队挂号,前面已经足足四五十人”

  思来想去,林悦觉得有必要找去年刚在北京妇产医院生完孩子的朋友取取经,“她建议我先去医院看看,说总有些人一天到晚都在附近晃悠,他们消息灵通,门路广,对建档业务熟练着呢!”

  第二天下午,将信将疑的小两口来到医院实地考察,“从大门外一直走到大厅里,也没遇见一个过来问我们要不要挂号或建档的。”发现此路不通,小两口决定还是老老实实走正道。

  林悦看到,挂号窗口的电子屏上一直滚动提示90%的号源都走预约通道,于是立即打开手机,登录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,“你能想象吗?整整三个月内的产科号都是约满的状态。”无奈之下,林悦又拨打了114,“对方很快告诉我,4月之前的产科号都没有。”林悦有些哭笑不得,“4月之后的就算有,再过一个多月,也铁定没机会建档。说是那么多号都走预约,可明明约不到啊!难不成要逼着人没怀孕就开始约号占坑?”

  屡屡碰壁之下,小两口不得不选择最后的“土办法”——现场排队,“虽说号源少得可怜,但也只剩这么一条路可走。”

  17日凌晨两点多,徐涛顶着夜色来到医院,“头一次半夜挂号,觉得已经够早的了,可你猜怎么着?在我前面已经有足足四五十人!据说排在第一个的是昨天下午就守在这儿了。”

  徐涛原本以为,好歹能在大厅里待着,便带了本书准备打发时间,但现实远比想象来得更残酷,“门诊大楼关着门,所有人只能溜着墙根儿在外边等,队伍一直排到了医院大门外。”初春北京的后半夜,气温尚在零下,凛冽的寒风似乎能穿透皮肉,直钻到人骨头缝儿里,徐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
  苦苦挨到早上快五点,大厅总算开了门,四五名保安出来逐一核对登记排队者的信息,“一个30多岁的女的,说是给自己表妹排号,结果一问,连表妹叫什么,是哪儿的人都说不出来,立马就被保安清出去了。”徐涛心中暗自称快,“要不是这么给清出去七八个,我还真未必能挂得上号。”

  “发现自己要跟不少40多岁的二孩妈妈抢床位”

  攥着来之不易的下午号,林悦中午十二点多便来到医院。尽管很快分了诊,可到了诊室门外她才发现,医生连上午的号都还没看完。直到一点半左右,林悦总算等来下午号的开始,“真佩服里面的医生,大中午的,没见出来吃口饭,也没去过一趟厕所,看完上午号,压根儿没休息就直接进行下午号。”

  进了诊室,林悦越发惊叹于医生的快节奏,“趁着前一个孕妇上产检床准备的工夫,开始给面前这个问诊,而助手已经把下一个孕妇的基本信息录入完毕,随时等着接上,一秒钟都不带浪费的。”候诊中,林悦也第一次明确地意识到,自己要跟不少二孩妈妈“抢床位”,“有的已经四十多岁,但还是想赶着政策放开再生一个,医生检查起来要更仔细慎重些。”

  好不容易轮到自己,林悦开门见山表明了建档的意愿,“医生给开了B超单,说其实七八周拍出胎心胎芽很正常,但你预产期在下旬,建档名额已经不多,最好还是早点约,够六周就去拍。”林悦拿着宝贵的单子,赶忙来到三楼预约,“黑压压全是人,一打听,都是约B超的,光排队都快把人给排晕了。”

  林悦数着日子,刚满六周,就照预约时间再次来到医院。躺在B超室的床上,她忐忑地听着医生的诊断,“可见卵黄囊,未见清晰胎芽……”林悦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,“来之前已经反复告诉自己毕竟还早,就算看不到也没必要徒增焦虑。可想到老公前一晚八点多就过来,辛辛苦苦排了一整宿的号等于白费,建档希望也更加渺茫,就还是忍不住一阵难过。”

  回到诊室,医生在病历本上简单做了记录,很快又开出了新的B超单。下楼走到大厅,林悦一抬眼看到大屏幕上赫然打出“预产期10月建档已满”的字眼,“前面都算白忙活了,那么早发现怀孕,却还是建不上档。”原本还抱着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宣告破灭。

  “属相是虚的,让自己和孩子少遭罪才实在”

  这么多天折腾下来,小两口都累得够呛,甚至开始有些后悔当初“生猴子”的打算,“现在是建档难,后面还有产检难,等孩子生下来,还得面对上学难,长大后又有就业难……”

  作为过来人,徐涛的同事早就有过类似体会,对于属相也有了全新的理解,“他家生大宝时跟我们一样,想挑个好属相,就选了龙年,结果赶上到处扎堆。等到生二宝,他们索性特意选了相对冷门的羊年,果然省心多了,同样是在北京妇产医院,轻轻松松就建了档。”

  后悔归后悔,但孩子既然已经来了,终究还是要面对。小两口重新打开地图,将搜索的范围进一步扩大,“只要是十二公里内的医院,就都要作为考虑对象。”

  一家家医院问下来,得到的是一个个10月建档已满的答复。眼看选择越来越少,小两口只好把之前从未想过的私立医院也列上了备选清单,“如果以后有机会再选,我们大概也要考虑错峰了。说到底,属相只是虚的,让自己和孩子少遭罪才是实实在在的。”

  主笔:宗媛媛

  插图:宋溪

新闻资讯 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