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- 文化历史

记者调查:老挝新娘在安徽生活怎样?

2016-04-05

阿铜的结婚照摆在卧室,如今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

阿铜的结婚照摆在卧室,如今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

  中安在线讯据市场星报报道,近两年,随着农村男青年婚恋压力增大,继越南新娘之后,老挝新娘也悄然走进人们的视野。她们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,不远千里来到异国他乡,嫁入中国寻常人家。

  “外籍新娘”究竟有没有传说中那样美好?跨国婚姻带来的是幸福还是烦恼?日前,市场星报、安徽财经网记者奔赴铜陵、安庆等地,实地走访了多位老挝新娘,看看她们的生活现状,听听她们难以言说的心声。

  阿铜(24岁,来自老挝万象通芒):中国很好老公人也很好

  今年36岁的吴克富是铜陵县钟鸣镇新联村青年,相貌堂堂,家庭条件也不错。前几年,尽管他也相亲了一些当地姑娘,但总是谈不到一块,婚事一直没有着落。让人没想到的是,他的爱情和婚姻,最终竟然在异国他乡“修成正果”。

  3月29日,记者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指引下,赶到新联村吴克富家中采访。刚到门口,远远地隔着铁门,一个瘦小的女子,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,“欢迎,欢迎”。

  “她就是吴克富的老婆,在这里生活三年了,中国话基本都能听得懂,也会说一些中文。”一旁的民警刘文武告诉记者,这个老挝新娘名叫朗通多帕尼,三年前与吴克富结婚,生了一个儿子,今年三岁了。

  “我们都叫她阿铜,人性格好,也勤快。”见记者前来采访,隔壁邻居很多年长的村民都聚集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,主动向记者介绍起吴家的老挝媳妇。

  “他们跟其他的不太一样,属于自由恋爱,家里没花多少钱,也就两三万吧。”采访当天,由于吴克富不在家,介绍情况的多是他的舅舅。

  2011年,吴克富跟随当地的务工班子,到老挝通芒地区的一处钾矿山上工作,认识了同样在矿山工作的朗通多帕尼,虽然彼此语言不通,但是娇小爱笑的老挝姑娘,让吴克富心动了。朗通多帕尼出生于1993年,家里除了父母外,还有一个哥哥,一个弟弟,家庭条件不是很好,10多岁就在矿山工作,主要在矿上操作信号,一个月挣800元人民币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两人走在了一起。2014年9月,两人领取了结婚证。

  对于在中国农村的生活,阿铜适应得很快,这让吴克富的母亲很是满意,“洗衣,拖地,有时候也烧菜,都做得很好”。

  “为什么愿意嫁到中国来?想家吗?”采访中,记者试着与阿铜对话。

  “中国很好,什么都好,阿富人也很好。”阿铜浅浅地笑着,“想家了,我就打电话,挺好的。”

  阿梦(24岁,来自老挝万象郊区):农活一学就会,买衣服还会砍价

  太湖县天华镇地处大别山区腹地,沿着盘旋起伏的山路行驶一个半小时,记者一行赶到目的地涧水村,这里近两年也陆续迎来了几位老挝新娘。

  阿梦来自老挝万象郊区,一年前,嫁给了当地村民汪佐成。短短的时间,她收获的都是当地村民的称赞:“聪明、勤快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,都是一学就会。”一位邻居大姐告诉记者,“洗衣做饭,摘茶叶,甚至织鞋子,骑摩托车,都是一教都会。”

  说话间,阿梦已经给客人们泡好了茶,笑吟吟地招呼大家,“你们坐啊,坐下来说话”。

  几年前,汪佐成曾经在老挝搞过装修,对当地的风土人情也有所了解。去年,他在中间人的介绍下,赶赴万象,将阿梦娶回了太湖。

  “给女方的彩礼,两边介绍人的介绍费,加上来往开销,前后花了七八万。”汪佐成认为结婚花点钱是很正常的,重要的是双方能好好相处。显然,通过一年多的共同生活,阿梦的表现让他很满意,“学汉语学得也很快,有时候到镇上去买衣服,她还会跟人家讨价还价”。

  “我们就希望你能早点生个宝宝,这样就真正安下心来了。”听着家中长辈的叮嘱,阿梦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同在涧水村的占焱齐,去年腊月,跟随汪佐成的步伐,将老挝姑娘小妹娶回了家。22岁的小妹来自老挝占巴塞省,家中有四个哥哥,一个姐姐,因为排行最小,家里人都是喊她“小妹”。嫁到太湖以后,这个称呼也就一直沿用下来。

  今年30岁的占焱齐,戴副眼镜,白白净净的,多年来一直在杭州做水电工。依照往年,他早已出门打工,由于年后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,加上女儿刚刚出生一个月,妻子也需要照顾,他就推迟了出门的步伐。

  “过两天就准备去杭州,小孩就交给父母和小妹带。虽然有些牵挂,但是总是要出去挣钱的。”占焱齐乐观地表示,“小妹性格还好,家务活都会做,我也比较放心。”

  谈话间,一旁的小妹安静地听着,自顾自忙着照顾摇篮中的宝宝入睡。

新闻资讯 更多>>